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管 江苏经济报社主办 新闻热线:(025)52258319 监督电话:(025)52265477
江苏经济网 > 新闻 > 本网评论 > 正文
蒙格斯:政府配置资源的边界在哪里?
2019-09-25 11:36:00  来源:蒙格斯智库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机构 蒙格斯智库

  在大部分情境下,市场在资源配置上的效率毋庸置疑,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我们没有必要再去争论。同样不可争辩的是政府在资源配置中客观存在不可或缺的地位。但问题是政府配置资源的边界在哪里?我们允许和需要政府这种相对低效率的资源配置方式存在到何种程度?

  

  资源该由政府配置还是该由市场配置,是一个争论已久的问题。本研究的目的不在于探讨是该由政府配置资源还是该由市场配置资源的“老”问题。市场是配置资源的渠道,政府也是配置资源的渠道,二者并不是对立的。在大部分情境下,市场在资源配置上的效率毋庸置疑,传统的经济学理论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我们没有必要再去争论。同样不可争辩的是政府在资源配置中客观存在不可或缺的地位。但问题是政府配置资源的边界在哪里?我们允许和需要政府这种相对低效率的资源配置方式存在到何种程度?

  市场还是政府本质上为是否承认不确定性的问题。不理解不确定性就无法理解现代经济。在蒙格斯经济拐点的研究中,希望用拐点这一概念来表达从不确定性出发借用风险计量的方法预判未来趋势的新的经济风险观察角度,形成新的经济研究的体系。其逻辑顺序是:因为不确定性,所以风险是客观存在,而且是可以计算的,所以世界上所有的事物都存在正面与负面作用共存的发展规律,也就是悖论的存在。找到正负两面的均衡点就是解悖,解悖就需要运用数据和计量技术进行建模和回归等计量,从而得到拐点。

  实际上,政府(简称“G”)与市场(简称“M”)问题既不是“G or M”问题,亦不是“G + M”问题,而是“G ≤?”问题,即寻找政府配置资源拐点的问题。为了回答上述问题,《蒙格斯报告之八:政府与市场资源配置能力拐点研究》(以下简称“本报告”)尝试利用蒙格斯拐点的理论体系,基于公开数据,从国有企业维度、财政维度、银行维度和经济政策不确定维度构建了政府资源配置能力指数,并从创新能力、经济活力、经济增长、民生指数四个路径考察了政府资源配置能力对经济可持续发展及民生改善的影响。为探讨当下如何调整政府与市场关系提供了系统性经验证据。

  1. 政府资源配置能力全国指数

  基于公开数据,本报告从国有企业维度、财政维度、银行维度和经济政策不确定维度构建了政府资源配置能力指数,可以看出,中国政府资源配置能力指数呈现上升趋势,2013年为0.42,2014年为0.49,2015年为0.67,这表明中国政府对资源的配置能力在不断提高。

  

  图1 政府资源配置能力

  2.政府配置多少资源,最利于创新研发?

  本报告通过实证分析发现政府资源配置能力与研发投入存在U型关系,即政府资源配置能力与研发投入间存在“拐点”效应,随着政府资源配置能力的增加,研发投入开始下降,但当政府资源配置能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企业的研发投入又开始上升,即拐点出现在政府资源配置能力指数为0.162时。

  当政府资源配置能力指数小于0.162时,政府配置资源增加不会提高企业创新研发动力,反而降低了企业创新意愿,例如图中的A情况;当政府资源配置能力指数大于0.162时,会激发企业创新研发能力,出现政府配置资源指数上升和企业创新同步提升的情况,例如图中的C情况;而B情况则接近政府配置能力影响企业创新能力的拐点。

  

  图2 创新研发与政府资源配置指数U型关系

  3. 政府配置多少资源,经济最具活力?

  本报告研究表明,随着政府资源配置能力的增加,经济活力开始上升,但当政府资源配置能力达到一定水平的时候,若政府资源配置能力继续上升,经济活力反而开始下降,即拐点出现在政府资源配置能力指数为0.334时。

  当政府资源配置能力指数小于0.334时,若政府增加资源投入,地区经济将在政府调控下更具活力,例如图中的A情况;当政府资源配置指数大于0.334时,随政府资源投入的增加,地区经济活力不升反降,政府此时应减少对经济的干预,释放地区经济活力,例如图中的C情况,属于政府过度调配资源干预经济,地区经济活力日益降低的情况,而B情况接近政府资源配置能力影响地区经济活力的拐点。

  

  图3 经济活力与政府资源配置指数倒U型关系

  4. 政府配置多少资源,最有利于经济增长?

  本报告研究表明,即随着政府资源配置能力的增加,GDP增长率开始上升,但当政府资源配置能力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GDP增长率又开始下降,即政府资源配置能力与GDP增长率之间存在“拐点效应”,拐点是0.3139。

  当政府资源配置能力指数小于0.3139时,若政府继续加大资源投入,GDP增长率将上升,经济增长加速,例如图中的A情况;当政府资源配置指数大于0.3139时,若政府继续增加资源配置,GDP增长率会逐步下降,例如图中C情况,而B情况接近政府资源配置能力影响经济增长的拐点。

  

  图4 经济增长与政府资源配置指数倒U型关系

  5. 政府配置多少资源,最能改善民生?

  本研究报告表明,从全国层面来看,政府资源配置能力与民生指数之间存在拐点,拐点为0.185。即当政府资源配置小于0.185时,随着政府配置资源能力增强,民生指数下降,但当政府资源配置能力达到0.185时,随着政府配置资源能力增强,民生指数又开始上升。

  分地区来看,仅东部地区政府资源配置能力与民生指数之间存在倒U型关系,政府资源配置能力之于民生指数的拐点为0.443,即当政府资源配置小于0.443时,随着政府配置资源能力增强,东部民生指数上升,但当政府资源配置能力达到0.443时,随着政府配置资源能力增强,东部民生指数又开始下降。

  所以,针对不同地区的民生问题,政府应采取不同策略,因地制宜,合理把握政府对资源的调配能力,这样才能更好地进行资源配置,提高民生指数和人民的幸福感。

  6. 政府资源配置能力何时最有利于地区综合发展?

  本报告表明,政府资源配置能力越强,各个地区的综合发展可能持续下降,但是在某一拐点之后,各个地区的发展水平将会持续上升,即政府资源配置能力和地区综合发展可能存在拐点,拐点为:0.5254。

  当政府资源配置能力指数小于0.5254时,若政府继续加大资源投入,各个地区的综合发展可能持续下降,例如图中的A情况;当政府资源配置指数大于0.5254时,若政府继续增加资源配置,各个地区的发展水平将会持续上升,例如图中C情况,而B情况则接近政府资源配置能力对地方综合发展的拐点。

  

  图5 地区综合发展与政府资源配置指数U型关系

  政策建议

  本报告建议政府在出台政策扶持或资金支持相关领域时,应考虑以下几点因素,以最大化地实现政府资源配置的促进作用。

  1.政府资源配置能力与企业创新的关系

  (一)加大政府创新补贴力度。

  (二)政府应因地制宜地进行资源配置,增强地方政府的自主权。

  (三)增加间接税收优惠政策的使用。

  (四)加大对科技创新人才的激励。

  2.政府资源配置能力与经济活力的关系

  (一)加大政府对新创企业扶持力度。

  (二)构建良好的金融环境,解决新创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三)建立良好的市场环境,完善市场监督体制。

  (四)加强创业培训。

  3.政府资源配置能力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一)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核心作用。

  (二)完善法律制度,建立良好的市场环境。

  (三)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4.政府资源配置能力对民生的影响

  (一)增加公共服务支出。

  (二)优化政府公共服务结构。

  (三)因地制宜进行公共服务,提高公共服务效率。

  (本文作者介绍:国内首家中国宏观经济拐点研究和风险研究的独立智库机构,对经济、金融、法律、风险等领域开展量化模型研究)

  编辑:薛培培